第二百九十一章 蛊 (二合一章)

上一章:第二百九十章 嫁祸 (二合一章) 下一章:第二百九十二章 解蛊还须下蛊人

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,www.14xs.cc ,为防止/游/览/器/转/码/无法阅读,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,记住了吗?

岜朗扛着蓝翼,直接走到沈未白三人面前,没有任何交代,就把人放在了地上。

沈未白眉梢一挑,上前接住蓝翼,让她靠在自己肩上。

“是你们要找的人吗?”岜朗面部表情,用生涩的中原话问。

沈未白垂眸看了蓝翼一眼,又看向岜朗,“不错,是她。”

岜朗点了点头。

见他没有继续说的意思,沈未白眯了眯眼,语气变得有些危险,“阁下不打算解释一下吗?”

岜朗不解皱眉,“解释什么?”

沈未白一手搂住蓝翼,一手暗中给她把脉。

风青暝接过她的话,面向岜朗:“她为何会昏迷不醒?又为何会出现在相氏?”

岜朗不悦的道:“问这么多干什么?人找到了不就行了吗?”

风青暝眸色微冷,强悍的气势朝着岜朗碾压而去。

岜朗正面感受到这股无形的气势,脸色骤变,身体忍不住向后退了几步,神情中出现了忌惮。

“你们对蓝丫头做了什么?”老鬼语气阴冷,眼神带着一股凌厉的戾气。

岜朗脸色再度一边,心中的警惕和忌惮升到最高。

突然间,他觉得自己被这三人在虺谷中的‘温和’表现所欺骗了!

这些外来的中原人,恐怕比他所知的还要厉害!

“她只是在睡觉而已。”岜朗急着解释了一句。

族长和夫人的话,他谨记在心。眼下这个关键时候,绝对不能再生出其他事端,让少族长察觉到不对。

老鬼对他完全不信任,只是看向沈未白。

沈未白垂眸不语,把脉的手一直没有松开。

岜朗想跑,却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无法动弹了。不是穴位被定住的感觉,而是好像被杀机锁定一般,只要他敢动一下,就会被撕碎。

从心底升出来的危机感,让岜朗的鬓角滴落一滴冷汗,原本凶悍的五官只留下了恐惧。

他惊悚的看向那个漂亮都不像话的男子,他的眼睛时茶色的,清透澄明,却也凉薄无情。

“如实说清楚,则活。反之,则死。”风青暝凝着他。

岜朗从脊梁骨中窜起一股寒意,他丝毫不怀疑这句威胁的话,但却想试着反抗。

巫疆的蚩民,并非人人都能养蛊,控蛊。

绝大多数的武士,就如同岜朗一样,靠的不是蛊术,而是武力。

而岜朗,身为相氏的第一勇士,他是天生神力,被说成是大巫力量的传承者。

毕竟,在巫疆蚩民的神话中,大巫是无其不能,无所不知的存在。

蛊术,巫术,力量,速度……等等都是属于大巫的能力。

但,这位天生神力者,面对风青暝时,他那一身力气却好像使不出来似的。他努力反抗着,不愿束手就擒。

青色粗壮的经络,血管都从紧绷的皮肤上暴露出来,却依然无法撼动半分。

太可怕了!

岜朗大惊失色的看向风青暝,这个年纪不如他大的男子,只是淡漠的看着他,就让他弹动不得?

“说。”风青暝向前踏出一步。

带着几分狂暴的无形力量,直接击中岜朗的胸口,让他闷哼一声,吐出一口血。

在旁伺候着的蚩民护卫,大惊之下想要跑去报信,却发现一股吸力朝自己而来。

紧接着,身体不受控制的飞向了那三人中,相貌丑陋的黑衣老者。

老鬼如鹰爪般枯瘦的五指,精准的扣住了蚩民护卫的喉咙,将他身体微微提起,双脚离地。

蚩民护卫神情惊恐,皮肤胀红,放大的瞳孔有些涣散,呼吸逐渐困难,只能挣扎着发出‘嗬嗬’的声音。

“想去哪啊?”老鬼阴森的笑着。

这时,沈未白终于松开了把脉的手。她对眼前的变故无动于衷,只是皱眉道:“蓝翼身体里有一股诡异的力量在控制着她,应该是中蛊了。”

一听这话,老鬼身上的戾气加深,手中力度加大,直接把那蚩民掐得眼睛翻白。

“中蛊?这些蚩民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!我们先带她离开,再想办法解蛊?”老鬼道。

“不……不能离开……”还在坚持着反抗的岜朗,听到这句话后,终于开了口。

但,他开口并非是惧怕了风青暝的手段。

诚然,对方的强大超出了他的预料。可作为相氏第一勇士,连死都不怕,又怎会屈服?

他开口,是因为他记着族长与夫人的命令。

如果那个少族长喜欢的中原女人在这个时候被她的同伴带走,少族长那边的婚礼势必会出现纰漏,少族长也会反应过来新娘被掉了包。

而之所以他现在就把人送过来,也是因为担心把人藏在府中,会被少族长的人发现。

原本夫人的计划就是,把人还了,先安抚,然后再警告威胁,让他们暂时不离开,等待他们的安排。

却不想,这三个中原人并非可以任意拿捏的软柿子!

所以,夫人的计划已经没有用了。

现在,唯一可以阻止他们的,只有实话相告。

“你们现在带走她……她就会死!”岜朗说出了关键的一点。

多少年没有被人威胁过了,老鬼在听到这话时,就气得想杀了手中的蚩民泄愤。

“老鬼。”沈未白及时阻止了他。

老鬼脸色变了变,冷哼一声,松开手,而那蚩民护卫直接软倒在地昏了过去。

“这样也好。”老鬼一脸嫌弃。

沈未白又看向风青暝。

风青暝立即收敛了浑身的气势,岜朗身上的压力顿时少了许多。

但,他知道,自己的命依然被锁定着,只要对方一个意愿,他就会当场毙命。

“我需要答案。”沈未白将蓝翼递给老鬼,自己则走向岜朗。

老鬼扶着蓝翼,将她送入了后面的屋子里暂时休息。

屋子里的摆设虽然简陋,却也能安置一个昏睡的人。

老鬼将蓝翼安置好后,又转身出门,他也想知道,蓝翼在巫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为什么会和相氏的人纠缠在一起,还被人下了蛊。

……

岜朗再度被三人围住,他抬手捂住自己发疼的胸口,脸色有些白。

不是被吓的,而是被伤的。

刚才,那无形的力量,撞击在他胸口上时,他就知道自己已经受了严重的内伤。

“她是我们少族长带回来的,来时就已经是这样了。”

“少族长喜欢她,可是她是中原女子,怎么能嫁给少族长?”

“少族长执意要娶,族长和夫人也没有办法,只能妥协。”

“但,你们来了。既然你们是来找她的,而我们族长和夫人也不希望她嫁给少族长,所以就命令我,把人还给你们。”

“这件事,少族长还不知道。”

岜朗说的话,半真半假。

“既如此,我们要带她走,不是正合你们之意?你为何要阻拦?”沈未白眸光凌厉的盯着他。

岜朗沉默了。

刚才,他情急之下,说出了实话。

可现在,若实话实说,告诉这些人那女人身上中的蛊与少族长有关,这些人又岂会罢休?

但若不说实话,他们现在就要把人带走,一旦走出一里之外,少族长就会发现,到时候……族长和夫人的一切安排,都会前功尽弃。

岜朗眸色变化不断,咬紧的牙透着铁锈味的血腥气。

“我说了,少族长还不知道她被带走的事,你们现在离开,很容易被发现。等到晚上,少族长入了洞房,你们就可以离开。”岜朗避开了三人的窥视,咬牙说出了夫人给的说辞。

夫人说过,只要不刺激到蛊虫,少族长就不会发现人掉包了。

婚宴上,他们会派人灌醉少族长,让少族长与替身新娘同房,在那种情况下,即便蛊虫有反应,少族长也不一定能发觉。

就算少族长真的发觉了,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,他再追上去,也晚了!

还可以顺便把一切的责任,都推到这些中原人身上。

杀掉几个中原人给少族长泄愤,这不算什么。

当一切结束之后,少族长就会慢慢忘了那个死掉的中原女子,也会接受氏族对他的所有安排。

“你在撒谎!”然而,沈未白却戳破了他的谎言。

岜朗震惊的看向她。

……

离吉时越近,府内就越发的热闹起来。

前来贺喜的宾客,都带着礼物上门,婚宴上的酒菜也都准备得差不多了。

相禹睡了一会,醒来之后精神不错。

按照习俗,他沐浴更衣,换上了新郎的服饰,头上还插着绚丽的锦鸡羽毛,一身的喜庆。

他在伙伴的簇拥下,来到挂着红绸大花的楼前,想要推门而入。

还未碰到门,门就应声而开,呙皎夫人带着笑容走了出来。

“阿妈!”相禹有些意外。

呙皎夫人笑道:“你现在来这里干什么?应该在外面等着你的新娘出来啊。”

相禹露出腼腆的表情,“我想看看阿蓝。”

呙皎夫人无奈的道:“都跟你说过了,在拜堂之前,你们不能见面。不过再忍耐一个时辰罢了,你这都等不及?”

相禹身边的伙伴们都暧昧的哄笑起来。

这让他没有再继续坚持。

只不过,在离开之前,他还是不放心的问呙皎夫人,“阿妈,阿蓝醒来后,一切都还好吗?她吃了东西没?有没有害怕?”

“你放心,我在这里亲自陪着她,不会有事的。东西已经吃了,也没有什么不适,安安静静的很乖。”呙皎夫人的笑容十分和善。

相禹终于放下了心,被伙伴们笑闹着带离了小楼。

等他走远了,呙皎夫人才收敛起脸上的笑容,转身返回房间。

门关上后,她走向正在梳妆的蚩民少女。

少女五官精致,明艳动人,容貌在蚩民中也属于上等姿色。在看到呙皎夫人走来时,她眼神中流露出尊敬之色。

呙皎夫人看着她穿着新娘的服装,身上的气味与那中原女子一样,才满意的点点头。

“记住,和禹在一起的时候,你不能有任何反应,也不能发出任何声音。”呙皎夫人冷声叮嘱。

“是。”少女恭恭敬敬的道。

呙皎夫人身边的老妇凑近,低声道:“夫人,万一少族长他责怪……”

“责怪什么?”呙皎夫人打断她的话,胸有成竹的道:“新娘打扮好之后,按照习俗就要一个人待上一炷香的时间。她的同伙,偷偷潜入,趁着这个时候把她偷走了,还抓了我们氏族的少女假冒新娘,以便拖延时间。这些,我们也是在时候,被禹通知了,才知道啊。”

说着,她看向老妇,凌厉的眼神里带着警告之色。

老妇立即垂眸道:“夫人说得对,事情本来就是这样的。”

呙皎夫人又看向少女,“你要怎么告诉禹?”

少女忙匍匐在地,“我什么也不知道,只记得有人把我打晕,醒来之后,说不了话,身体好些被下了蛊一样,只能被人拉着行动,之后……之后就和少族长……”

蚩民女子向来开放,但说到男女亲密的事,少女还是有些面红耳赤。

不过,呙皎夫人也不需要她继续说下去。

只要他们互相准备好说辞,禹就不会不相信。

……

相氏族地之外,相娅只带着近身侍奉的一名女官,就离开了王城,来到了这里。

但是,此刻在她身后站着的,还有一个蚩民男子。

这是她们在中途遇上的相氏族人,她出身相氏,在相氏生活了十多年,自然也认识他。

是阿爸身边的心腹!

而他,给她带来了阿爸的信。

信上说,禹要娶一个来历不明的中原女子为妻,这不仅会有辱相氏的门楣,也会影响她身为巫王的声誉,所以请她回来阻止他。

她的阿爸相信,禹会听从她的话。

“巫王,少族长的婚礼就在今天,我们要快些回去,才能阻止他。”男子小声催促着。

当相娅成为巫王之后,即便是她的父亲,相氏的族长,在她面前也得保持恭敬,又何况是他?

他无权干涉巫王的行动,只能尽力去完成族长吩咐的差事。

“嗯,那就快些吧。”相娅点了点头,语气上听不出她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男子心中小心翼翼,偷偷去看侍奉的女官。

只觉得相娅成为巫王之后,越发难以捉摸了。

医妃她是满级大佬小说的作者是荨秣泱泱,本站提供医妃她是满级大佬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医妃她是满级大佬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14xs.cc
上一章:第二百九十章 嫁祸 (二合一章) 下一章:第二百九十二章 解蛊还须下蛊人
热门: LOL暗恋指南[电竞] 摸鱼不成只好拯救世界了[穿书] 极度尸寒 如果给你寄一本书 纨绔绝顶风流 遥远的温泉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 十方武圣 天雷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仙草供应商

2022 ©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www.14xs.cc Powered by 一世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