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八章 员外家的表小姐 (2更)

上一章:第九十七章 少女主公 (1更) 下一章:第九十九章 你是那位阿炎弟弟? (3更)

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,www.14xs.cc ,为防止/游/览/器/转/码/无法阅读,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,记住了吗?

观美人在上九坊。

沈未白最初听到上九坊时,是从老鬼口中。

那个时候,老鬼还故作神秘的说得含糊。

后来,她才知道,原来上九坊就是男人的销金窟,让人醉生梦死之地。

也是,最好的情报来源之处!

所以,沈未白在一年前,重金打造了观美人。

与以往不同的新鲜体验,活色生香的美人,顿时让观美人成为了上九坊里最出名的……青楼。

和其他青楼不同,进观美人,是需要购买门票的。

门票也分为不同等级,越贵的,位子自然越好。

观美人里的美人,各个都是才貌兼具,只卖艺不卖身,非那些靠出卖身体的妓院可比。

但,就是这样,才会让观美人成为名流雅士喜欢的地方,拥有很高的逼格。

甚至,与仙人坊都成为了来瑶城,必须到访的圣地。

……

马车,停在了观美人的侧门。

沈未白和冰瑜过来,自然不需要门票。

侧门处,一个浑身穿着黑衣,隐匿在暗处的女子,在马车停稳后,飘了出来。

她站在马车外,恭敬行礼:“主公。”

先出来的人是冰瑜,看到冷若冰霜的女子,她娇嗔了句,“鬼车,你从哪冒出来的?”

黑衣女子并不理她。

冰瑜也早就习惯了她这生人勿近的样子,并未在意。

等沈未白从马车中出来后。

鬼车立即走过去,将沈未白扶下马车。“主公,今晚观美人开新秀,柳重明忙着在前面接待。”

“今晚开新秀?那我倒是来得巧了。”沈未白微微一笑。

秀,是观美人独有的说法。

所谓秀,其实就是一些精心编排的才艺节目,还有一些或暧昧、或才情的现场互动。

每隔一段时间,观美人就会推出新秀,在首场演出之夜,就会被称为开新秀。

这个首夜的门票也是卖得最贵的,观美人楼中也是客人最多的时候。

不过,无论客人再多,观美人中的最佳观赏位,永远不会售出去。

那里,是沈未白的专属房间。

观美人的前院是环形穹顶,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圆形舞台,引溪水注入,形成了一片曲水流觞。

位置之间,若隐若现,既不阻碍视线,又能保证隐私。

这些,都是沈未白亲自设计。

舞台上所需要的机关,则是出自公输诚之手。

……

三人来到那间永不对外开放的房间时,外面早已经人声鼎沸。

沈未白只在人群中,偶尔看到柳重明如花蝴蝶般的身影。

观美人,有一明一暗两个管事。

柳重明在明面上交际、应酬,鬼车则负责情报整理,还有保护这些女子的安全。

“主公,这是最新收集到的情报。”

沈未白刚坐下,鬼车就把锦卷递了上来。

“鬼车你就不能让主公先吃完饭吗?”冰瑜无奈的道。

鬼车看了她一眼,抿了抿唇,打算把锦卷收回。

可是,沈未白却从她手中拿过,直接打开。

锦卷里,是用她最熟悉的文字来写的。

前世的简体字,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,就像是密文一样,根本无需她再费心折腾什么密码。

只需要教会她的人,会写会读会看就行了。

“柳先生与月鹿星主去勘测水月山庄的选址,已经寄回了几处地图,主公要现在看么?”鬼车道。

沈未白看着锦卷上的消息回答:“不急,我带回去看。”

鬼车便不再多说。

突然,沈未白视线落在其中一条情报上,“北齐使团这次出使卫国,是由齐王风青暝带队?”

鬼车点了点头。

冰瑜也好奇的凑过来,嘴上嘀咕,“我记得这位齐王,好像才十一岁吧。这么小的年纪,就能带领使团出使他国?”

沈未白没有说话。

鬼车抬眸看了冰瑜一眼,语调没有起伏的开口,“天下皆知,齐皇对齐王极其宠爱,若非齐王母妃是异国之人,这位齐王便是北齐的太子了。如今,齐王虽不能成为太子,但齐皇却以国号为其封号,也足见对他的宠溺和愧疚。”

“不仅如此。”沈未白抖了抖手中的锦卷。

冰瑜和鬼车同时看向她。

“据说,这位齐王年纪虽小,却聪慧异常,绝顶聪明。十岁的时候,就能舌战北齐群儒,还让北齐有名的大儒向他行了弟子礼。若据说都是真的,齐皇让他带队出使卫国,也并非只是宠爱而已。”沈未白道。

她知道这些,都是在这几年,随着情报网的慢慢铺开后,搜集而来的情报。

不过,北齐太远了。

如今,她的手还伸不到那么长,所以与其相关的情报,或有真,或有假,亦有夸张的嫌疑。

“小小年纪,就那么厉害吗?”冰瑜惊呼了声。

鬼车虽未说话,但那神情也显然是不信的。

沈未白唇角微微扬起,把锦卷放下。“是真是假,应该很快就能知道。”

北齐突然出使卫国,是为了什么?

这才是沈未白的好奇点。

至于带队的人是谁,她倒不怎么在意。

‘十一岁的绝顶天才?’沈未白眸中闪过一道饶有兴致的光芒。

叩叩!

敲门声骤响。

鬼车走过去开门,进来的是一个年龄不大,却风情万种,天生媚骨的女子。

“主公,重明向您赔罪。”柳重明双手端着托盘,上面放着好几盘丰盛菜肴,都是沈未白喜欢吃的菜。

沈未白摇头轻笑,“生意做得不错。”

“谢主公夸奖。”柳重明放下托盘,立即朝沈未白行礼。

沈未白扫了一眼端上来的菜肴,眸光一亮,对柳重明道:“你有心了,去忙吧。不用分心我这里。”

“是,主公。”柳重明福了福身,又对鬼车交代几句,这才又匆匆离开。

冰瑜拉开了面向舞台的纱幔,可以让坐在里面的人,看到舞台上的表演,却又不能让其他人通过窗看到里面的情景,私密性极好。

鬼车跪坐在沈未白身边,为她斟满酒。

顿时,浓烈的酒气飘散在整个房间里。

冰瑜回来,坐在沈未白身边并未动筷。

沈未白眸光从她们两人身上扫过,笑道:“一起吃,还要我请你们吗?”

冰瑜和鬼车立即坐了过去,与沈未白一起举筷。

外面曲乐奏响,光线也暗了下来,集中在圆形的舞台上。

几个观美人中的花魁,化身为绝代舞姬,在舞台上翩翩起舞。

观美人中的曲乐,也与其他地方不同,在旋律中融合了其他的元素,就连吟唱也是处处带着惊喜,引得前来看秀的才子贵人们一声声叫好,神情惊艳。

实际上,这只不过是沈未白把她那个时空里,往古风歌曲里加戏腔,小调,任何歌词都可以加入说唱的思路,告诉了柳重明,从此打开了柳重明一扇新窗户。

“编的不错。”沈未白饮下杯中酒,毫不吝啬的夸赞了句。

“都是主公的提点。”

冰瑜和鬼车看向她的眸光,都是崇拜之色。

沈未白笑了笑,没说什么。

其实,她只不过是站在了时代巨人的肩膀上罢了,比他们多的,只是见识。

……

观美人的秀,十分精彩,处处惊艳。

但是,沈未白只是在开始关注了片刻,就移开了视线,不留痕迹的打量落座大厅的客人身上。

她这间房,不会对外的原因之一就是,这个位置,是唯一一个能俯瞰大厅各个角落的地方。

很快,沈未白的眼神一定,幽深的眸底泛起了一阵玩味光芒。

冰瑜注意到她,顺着她眼神的方向望去,也是轻‘咦’了一声。“这不是安亭伯府家的二小娘子吗?年纪小小的,怎么还学会女扮男装逛青楼了?”

“她老爹,正在二楼甲字间。”鬼车淡淡的道。

‘噗嗤。’沈未白忍不住轻笑出声。

她与安亭伯府之间的关系,身边的人除了柳茹、如莲和老鬼之外,并没有其他人知晓。

但是,身在瑶城,对于瑶城里这些勋贵世家的情况,她的人当然要尽数掌握。

何况,尹千暇还是仙人坊的常客,尹胜这一年来,更是给观美人贡献了不少银子。

“这装扮也太拙劣了,明眼人一瞧就知道是个小娘子。”冰瑜也跟着轻笑。

突然,她眸子一转,神情变得揶揄,“莫不是,她是来找她爹爹的?”

沈未白挑了挑眉,神色淡定如常。

恢复自己的身份后,安亭伯府的人,对她来说,与陌生人无异。

尹千暇和尹千雪的命运如何,也与她无关。

不过,对于冰瑜的调侃,她还是说了句,“那倒不是。”

话音落,沈未白屈指在桌上轻点,鬼车立即端起酒壶给沈未白斟酒。

沈未白又一次端起酒杯,一饮而入。

她喝着烈酒却如饮水般的样子,让鬼车和冰瑜都隐隐担心。

沈未白却毫不在意,继续刚才的话道:“你看看她身边那一桌的人。”

冰瑜立即扭头望去,那一桌人中,唯独一个入了她的眼。“好一个白净公子,看着倒是面生。这……难道尹家这二小娘子是为了这公子来的?”

鬼车探头看了一眼,就淡淡收回视线。“那位是此次来参加会试的考生,名叫周文,昨日刚进瑶城。”

“这你都清楚?”冰瑜惊讶的看向鬼车。

沈未白眼中却流过满意之色。

鬼车白了冰瑜一眼,“这有何奇怪?观美人做的就是这个事,今年大考,各地数千考生涌入瑶城,我们自然要留意。”

“那这个周文……”冰瑜皱了皱眉,有些疑惑的再看过去。

此时,女扮男装的尹千暇,已经离开了自己的位子,去见了周文。

只是,不知道她说了什么,周文却不愿搭理,还流露出不耐烦的样子,任由同桌的人取笑她。

冰瑜看到这一幕,笑道:“这个外来的书生,还真是有些狂傲。”

“那也是因为有狂傲的资本。”沈未白把玩着手中的酒杯,半眯着双眼。

她分明和楼下的尹千暇年纪差不多大,可是这一番动作做出来,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潇洒恣意,浑然天成。

冰瑜对周文更加好奇了。

她期待主子继续说下去。

可是,沈未白却闭了嘴,只是嘴角一直噙着让人看不懂的笑容。

如今的周文,还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子。

可是,拥有尹千梧记忆的沈未白却知道,这个周文在此次大考名落孙山之后,彻底释放了自己性子里的狂,引得了辰王姬云廷的注意。

后来,又经过一番曲折,周文成为了辰王的谋士,甚至是左膀右臂。

姬云廷登基的时候,周文被封为了右相,统管文臣。

这么一个大人物,重生而来的尹千暇自然也是知道的。

看这架势,尹千暇是想要在周文未成名之前,将其先一步收入麾下。

‘如此看来,尹千暇是把目标锁定在辰王身上了。’沈未白心中暗道。

“呀,这小娘子被赶走了。”实时关注楼下情况的冰瑜,同步向沈未白汇报。

沈未白对此没有任何意外。

她轻笑一声,说了句:“尹千暇太急了。”

一句话,换来两人的疑惑。

然而,沈未白却大笑一声,没有半点解释。

“主公因何而笑?”冰瑜忍不住问。

沈未白眸中笑意不减,意味深长的说,“我在笑,大女主不是那么好当的。”

大女主?!

这又是什么新词?

冰瑜和鬼车互换了一个眼神。

这些年,主公与他们同吃同住,时不时会蹦出一些新鲜词汇,还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,她们应该早就习惯了。

……

尹千暇被周文赶走,愤而拂袖离去。

让沈未白免费看了一出好戏。

戏落幕,也酒足饭饱了,沈未白就慵懒得像只猫一样,躺在房中摇椅上,喝酒赏秀。

鬼车和冰瑜一人跪坐在一旁,前者为她捏肩捶腿,后者喂她吃水果,好不逍遥自在。

一个冰美人,一个‘媚公子’,外人见到了,也只会羡慕嫉妒恨的说一句,‘无耻!’

舞台上的秀,已经接近尾声。

通常,压轴表演总是让人期待的。

只是,今晚这场大秀,压轴表演还未开始,底下却出现了闹事的声音。

这声音,扰了沈未白的兴致,让她蹙了蹙眉。

鬼车立即站起来,神色冷峻的道:“主公,我去看看。”

沈未白颔首后,鬼车如鬼魅般离开。

“既然都出来卖了,还装什么清高?爷今晚就是要你陪!”

楼下,闹事的地方,是一桌客席上。

观美人的一个姑娘拼命挣扎,想要摆脱醉汉的纠缠。

很快,观美人楼中的护院都冲了出来,鬼车也一身黑衣的出现,脸上还戴着一个狰狞面具。

“把他拉开。”鬼车声音极冷,让四周温度都降了许多。

柳重明并未出来,这类事一般都是由鬼车处理。

护院得了吩咐,立即上前将那醉汉拉开。

被他拉住的姑娘立即躲得远远的,神情还后怕不已。

“你们干嘛?谁敢动爷?知道爷是谁吗?”醉汉被拉开后,不断叫嚣。

口中频出污言秽语,让沈未白都从摇椅上起身,走向了窗边。

“是户部李侍郎的庶子。”冰瑜一眼就认出了醉汉身份。

沈未白眉梢一挑,“就是那位十分得宠的小妾,生的儿子?”

冰瑜点了点头。

“将他打出去。”鬼车直接吩咐。

醉汉不服,带着众小厮冲上来,被鬼车一脚踢翻,不给面子的让人给丢了出去。

看到这一幕,冰瑜道:“以那位李侍郎爱子的性子,恐怕会替他这个儿子出口气。”

沈未白漫不经心的道:“那就找点事给他做,让他没空给他儿子出气。”

“是,主公!”冰瑜眸光一亮,懂了。

“倦了,回吧。”沈未白转身离开。

冰瑜立即跟了上去。

行走间,沈未白腰间挂着的酒壶里,隐隐传来酒水晃荡的声音。

……

尹千梧死的这四年,其实沈未白一直都住在瑶城。

离开观美人后,马车在城中一路行驶,来到了瑶城西南方一片大宅之前。

大宅门上,高挂着一块牌匾,上面写着——杜府。

住在附近的人都知道,杜府富甲一方,家有良田无数,果园山林不尽,又乐善好施,甚至还修建扶风会馆,专门资助寒门学子读书科考,开办义学。

而这样一个富有的大善人,却是在两年多前才搬入瑶城。

据说,杜府的掌舵人,并非是瑶城人,只是因为有了钱,才举家搬入瑶城。

沈未白下了马车,畅通无阻的进了杜府。

杜府里的布置,与一般庭院没有什么两样。

但是,只有自己人才知晓,看不见的地方,藏着许多机关。

不知内情的外人一旦闯入,必会引发困阵,被困于其中。

“主公,鬼老回来了。”沈未白刚踏入前院,一个身着锦袍,五官清隽儒雅的男人,就快步迎了上来。

沈未白嘴角微微一扬,不用问就径直朝府中某处而去。

杜森紧随其后,抓紧时间汇报工作。

“主公,府中名下的粮产、瓜果、新茶、牲畜在供应玄黄商号旗下的客栈、粮铺、酒坊、茶庄后,还有剩余,可否要寻一些买家?”

“这些,你自己决定就好,不用问我。我只要求,玄黄商号旗下的相关产业不得受影响。还有一点就是,你要记住,现在才是刚刚开始,几家铺子你或许能提供,待日后,变成十几家,几十家呢?你的货源是否够?”沈未白提醒了他一句。

杜森眸中一凛。

沈未白又道:“不要只着眼于眼前,身为领导者,就是要比常人看得更远,考虑得更多。”

“属下明白了。”杜森郑重的道。

“去忙吧。”沈未白道。

杜森立即退下。

他,是青龙宿中的一宿。杜府,也是沈未白摆在明面上的牌,只是无人知晓她与杜府之间的真正关系。

对外,她只是杜府的表小姐,姓沈。

……

沈未白独自走入了自己的院子。

院子内,有两位各有千秋的美婢正在等候。

“丹井见过主公。”

“星鸾见过主公。”

两人对她福了福身。

夜风扫过,两人身姿轻盈,丹井端庄如兰,星鸾英姿如鹤。

丹井衣裳宽袖,星鸾劲装长靴。

一个眸光内敛似水,一个眸光锋利如刀。

当年一起‘死去’的如莲,并不在其中。

此时此刻,如莲正陪伴在柳茹身边,和张月鹿、公输诚等人勘测沈未白心目中的‘理想国’地址。

“人呢?”沈未白冲二人点了点头,直接问。

丹井和星鸾同时侧开身子。

“鬼老正在屋中等候。”丹井道。

沈未白看向透着烛光的房间一眼,举步向前。

丹井和星鸾正准备跟上,就被沈未白一句话打断。

“你们不用跟来。”

之后,在两女的注视下,沈未白进了房间,看到了一月未见的老鬼。

不等沈未白开口,眼前的老鬼就瞬间消失。

一股阴戾之气,朝沈未白逼来,紧接着,她的手腕就被人死死扣住。

然而,这看似惊心动魄的过程,沈未白却没有丝毫反抗,任由人拿捏。

扣住她手腕,如同枯枝的手,按住了她的脉门。

过了一会,她的手被松开,老鬼神情严肃的道:“你的内力又暴涨了一截。”

“嗯。”沈未白却十分淡定。

老鬼忍不住看她。

沈未白神情自若的取下腰间挂着的酒壶,抽出塞子,往口中灌了一口烈酒。

刺鼻的酒味,连老鬼闻到了都忍不住皱眉。

一口酒下肚,沈未白才转眸看着老鬼,盈盈笑着。

两年多前,老鬼体内的余毒就已经被她彻底清除,功力恢复到了顶峰。

那个时候,沈未白才知道老鬼到底有多厉害!

实力恢复顶峰的老鬼,自然要迫不及待的去报仇。

老鬼离开时,沈未白以为这老家伙被自己坑了那么久,这一走便不会再回来。

却没想到,三个月后,老鬼又回来了。

他说,他大仇得报,一时之间不知去哪,觉得留在她身边挺有趣,想看看她能折腾出什么来,所以便回来了。

也正是那时,沈未白体内的内力发生异变,四经八脉之中仿佛有冰寒刺骨的真气游走,让她遍体生寒,不得不以阳性药物放入烈酒中浸泡,终日饮酒舒缓体内的寒冷之气。

老鬼觉得这是因为修炼了《九玄神功》导致的。

如今想要停止,却已经晚了。

至此,他心中对沈未白愧疚不已。“唉,始终是我害了你!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新书上架,还需要大家的多多支持!

求订阅,求打赏,求书评!!!

你们的喜欢和追更,是我每日码字的动力!

上架后,更新时间不变。

明天起,更新章数每日两章,酌情加更。

但,上架后的章节字数会有大幅度的调整。

虽然每日两更,但每一章都有几千字,加起来,两章总字数近万更,或破万更。

总之,先这样吧。

医妃她是满级大佬小说的作者是荨秣泱泱,本站提供医妃她是满级大佬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医妃她是满级大佬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14xs.cc
上一章:第九十七章 少女主公 (1更) 下一章:第九十九章 你是那位阿炎弟弟? (3更)
热门: 我这么天才为何还要收徒弟 农门凰女 全能炼气士 乱世朝歌美人谋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我带着盛世美颜穿成了炮灰 穿到鸟部落后想种田 美人很无辜:倾城王爷别耍酷 我投喂了深情偏执邪神 三国之战神刘封

2022 ©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www.14xs.cc Powered by 一世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