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二十章 告别

上一章:第七百一十九章 值不值 下一章:返回列表

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,www.14xs.cc ,为防止/游/览/器/转/码/无法阅读,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,记住了吗?

长亭外……

古道边……

芳草碧连天……

晚风拂柳……

笛声残……

夕阳山外山……

天之涯……

地之角……

知交半零落……

一杯浊酒尽余欢……

今宵别梦寒……

情千缕……

酒一杯……

声声离笛催……

问君此去几时还……

来时莫徘徊。

“按住她……”

望着莉莉丝·奎因那满是狰狞的后背,南宫战的眼底越来越坚定,也越来越失去希望的人性。

直至……

当最后的那抹生机是从他的眼底消失不见,南宫战都没有让他的手指是从莉莉丝·奎因的后背创口处给挪开,只因此刻她的伤势,早已奇迹般地恢复如初了。

那么要是这么说的话,要是她莉莉丝·奎因的伤势恢复了,那就等同于说,南宫战最终还是以命换命了!

“(夏索尼娅语):先生……”

半晌的工夫,小可爱吉尔·威勒都听不到南宫战的呼吸声音,小小的她并不清楚,为何南宫战在交代了自己所要去做好的事情之后,就在也没了声响,等到她想要去侧过莉莉丝·奎因的身子而探头望向其身后的时候,她那尚未探出去的小脑袋,是瞬间被莉莉丝·奎因给按在了其怀内,任凭她如何反抗,都为之动弹不得。

而对于莉莉丝·奎因来讲……

只见她就这么死死地轻咬着自己的下唇,眼眶瞬间变得通红,转眼间,那豆大的眼泪就跟断了线的珠子一般,是一颗接着一颗地朝下滴落着,肆意地将在怀中的小可爱吉尔·威勒的秀发给逐渐打湿。

内疚?

后悔?

还是对于心爱之人的不舍?

对于心爱之人的悲痛?

对此莉莉丝·奎因并不清楚,她压根儿就说不清楚,南宫战在她的心里到底是处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上,她压根儿就感受不到南宫战对于她的感情,即便就在刚才,就在她为了保护小可爱吉尔·威勒而受到了红的重创,她也都对自己所为之付出的真心是感到深深地怀疑。

在最初的时候,莉莉丝·奎因也曾扪心自问过,她自认为,南宫战之所以会选择救活自己,其目的就是为了能让自己带着他进入到这座亡者之城中,尤其是当她发现,南宫战在第一次进入到帕尔修拉的内部的时候,其面部表情上所展现出来的那份难以压抑住的兴奋感,她就对自己之前的猜测是有了绝对的肯定。

然而令莉莉丝·奎因第一次出现迟疑的时候,便是她第一次发现坏疸的时候,在那个时候,坏疸第一次大面积滋生于她的手臂上,而这滋生的原因,十有八九是因为她在与沉沦魔战斗的时候,其手臂的位置是被沉沦魔给划伤过的,而在她刚被南宫战给救活的时候,她对于自己手臂上的这份伤势并没有那般地上心的。

可是真等到莉莉丝·奎因感受到了那份来自于自己手臂位置上的恶意,她这才第一次的与这所谓的坏疸相遇,直至此时,她都能很清楚地回忆起当时的那份惊愕,以及惊愕之后的那份痛处。

那是触发在灵魂最深处的痛苦,那种痛苦虽然并不能立即致命,却可以在这极为漫长的时间里逐渐消磨人的意志,直至将人心中的所以希望彻底吞噬殆尽。

而让莉莉丝·奎因没有料到的是,她眼中的那位虚假的东方男人,竟然是那般地霸道,是那般地不可理喻,更是那般地充满男人的味道。

南宫战的野蛮,就如同一柄利剑,是瞬间便刺破了莉莉丝·奎因为之封闭了好几年的心门,更是让她的芳心得以被俘,让她的心中,是永永远远地让她记住了面前的这个男人,记住了这个最令她感到陌生的心上人。

然而莉莉丝·奎因自己都不知道,南宫战究竟是用了什么样的办法,是让自己可以去摆脱坏疸的困扰,然后给自己一副全新的身躯,所以在刚开始的时候,她还傻傻的以为,这坏疸之所以会消失不见,就是因为南宫战本人的实力实在是太厉害了,所以这小小的坏疸,并不能给南宫战带来任何的麻烦和困扰,所以在那会儿的时候,在她的心里,南宫战就是那高不可攀的世外高人,是隐匿于龙寰境内的追寻天道的隐士。

而对于莉莉丝·奎因的这套看法,却在南宫战第二次为她驱赶坏疸的时候而被她给无情戳破了,让真相直接摆在了众人的面前。

原来,南宫战并不是所谓的世外高人,也不是什么实力超群的东方隐士,他就只是一位心怀梦想却又无力去实现的可怜男人而已。

直至莉莉丝·奎因一把撕碎了南宫战的衣衫,直至她看到了南宫战那长满了双臂的坏疸,她这才明白,原来自己对于南宫战来讲,竟然会这般的重要,即便她本人也是稀里糊涂的,也不太清楚为何自己会对南宫战这般重要,不过她并不傻,她还是能从俩人之前的交集之中猜出来了大概。

第二次的转移,可以说效果远要比第一次的效果差,因为当南宫战因太过虚脱而再度假死过去的时候,莉莉丝·奎因还是能够察觉到,在自己的喉间,那若隐若现的痛楚。

莉莉丝·奎因明白,对于南宫战来讲,已不可再有第三次的转移了,两次的转移坏疸,已是让南宫战的半个身子是探进了鬼门关之中了,如若再来上一次的话,那么对于南宫战来讲,她就成为了促使南宫战为之身死的罪魁祸首了。

有人说,越是怕什么,就越会来什么……

这句话其实说得极为有道理。

就在莉莉丝·奎因再是小心翼翼地时候,可是这悲惨的命运却并不打算放过她似的,随着红的突然出现,随着红那近乎于压倒性的强势进攻,她还是为之受了伤,而她在受伤之后之所以会出现极为短暂的迟疑,便是因为,彼时的她满脑子都是南宫战,都是这个为了她而无怨无悔地牺牲了两次的东方男人。

所以当艾丽·拉凯文斯出现之后,当红的目光是随着这帮拉凯文斯的人出现而被短暂吸引之后,莉莉丝·奎因这才在其心底浮出了想要撤离此地的想法,她之所以会这般想,其出发点就只有一点,那就是无论如何,她都要确保在自己尚能活着的这段时间内,要想尽办法地让吉尔·威勒和南宫战逃到地表之上,至于这地底下的事,至于这千百年来所守护着的封印,对于她来讲,已经不重要了。

可莉莉丝·奎因做梦都没有想到,南宫战怎么就这般的了解她,就在她心中刚刚萌出了这一退却的想法,她却被南宫战接下来的行为给深深震撼了,至于这个想法,也要胎死腹中了。

因为……

“按住她……”

这是南宫战最后的声音,也是最能触动莉莉丝·奎因的一句话,她知道南宫战为何会对着小吉尔·威勒说出这句话,她对南宫战此话的用意是心知肚明的,她很清楚,南宫战的这句话,是说与她听的,是再告诉她,真相就在眼前,无论如何,都不能轻言放弃。

是啊……

一个连自己的性命都可以为之舍弃的人,自己又有什么样脸面去违背呢?

直至南宫战的呼吸,是永远地停在了此刻,直至他的心跳,是永远地安静下来……

直至……

用力地将小可爱吉尔·威勒的脑袋是按在自己的怀中,然后尽可能地去控制自己心中的那份悲痛,去控制不让自己的眼泪肆意落下,去控制不让自己的身躯因心中的哀伤而颤抖。

可是,越是控制,就越是激烈,就越是思念。

因为越反抗,就越容易被心中的这份想念而吞噬!

“(夏索尼娅语):莉莉丝……”

好不容易,小可爱吉尔·威勒是让自己的脑袋从莉莉丝·奎因的怀中给钻了出来,待她再一次地抬头望着满是泪痕的莉莉丝·奎因,小小的她,不由轻说。

“(夏索尼娅语):嗯……”

尽可能地让自己看上去是不在意,可是那泛红的双眼还是暴露了莉莉丝·奎因的内心。

“(夏索尼娅语):先生他……是死了吗……”

或许在小可爱吉尔·威勒的心里,她对于生与死的概念并不太清楚,或许她只是明白,人一旦死了,那就再也不会陪着自己了,可对于这个死字,她究竟能参悟多少,就不得而知了。

“(夏索尼娅语):吉尔……别瞎说……先生他只是有些累了……为了我……让先生受累了……所以先生就只是睡上一会儿……一会儿就会醒过来了……”

说着说着,那豆大儿的眼泪,便再度顺着莉莉丝·奎因的脸颊落下。

“(夏索尼娅语):一会儿就会醒过来了……一会儿的工夫……就只是一会儿的工夫……先生他就会醒过来的……”

也不知怎么了,就好似自己并不怎么相信小可爱吉尔·威勒会听进去似的,只见此时的莉莉丝·奎因竟然在不断地重复着,呢喃着,一遍又一遍。

至于南宫战会不会醒过来……

……

长亭外……

古道边……

芳草碧连天……

晚风拂柳……

笛声残……

夕阳山外山……

天之涯……

地之角……

知交半零落……

一杯浊酒尽余欢……

今宵别梦寒……

情千缕……

酒一杯……

声声离笛催……

问君此去几时还……

来时莫徘徊。

“按住她……”

……

先生……

您并不是将我按住了……

而是将您的未来给按住了……

将您的希望给按住了……

先生……

(全书完)

遣返者的游戏小说的作者是泓森,本站提供遣返者的游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遣返者的游戏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14xs.cc
上一章:第七百一十九章 值不值 下一章:返回列表
热门: 苟至无敌的我被天庭发现了 女子监狱风云 面具馆 亡灵法师与超级墓园 时间暂停以后我为所欲为(无限) 穿越八零多张床 午夜布拉格 独钓 八零年代大学毕业后 我,熊猫,史上最强毛绒绒

2022 ©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www.14xs.cc Powered by 一世小说网